情商高的人,是怎样让人舒服的

文章摘自: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A4MTY1MDQyOQ==&mid=211309438&idx=4&sn=324a247901f6c9e35ab4a7e52c2951e7&scene=0

导读:能做到说话让别人舒服的人,大都有这几个共同点:感性、矫情、敏感、玻璃心。而正是这些缺点,导致他们的心思特别细腻,情感体验能力很强,这也使得他们更有能力做到换位思考、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言行。
作者:苏清涛(富书部专栏作者),欢迎加入富书部原创写手群
7月中旬,我写了篇《情商高,就是说话让人舒服》(回复“舒服”,提取阅读),写完之后,觉得内容太单薄,没有实例来说明“该怎样说话才能让人舒服”,因此,并不十分满意。但就这篇连我自己都不满意的文章,竟意外受到热捧。
这篇文章之所以受欢迎,跟它写得好不好,没有多大关系,关键是,“情商”这个话题,切中了大多数人的痛点。情商高的人,不能忍受情商低的人;情商低的人,互相不能忍受彼此,并且,也不能容忍自己的不会说话”再继续下去了。
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有不少人呼吁我再写一篇文章,来举例说说,那些高情商的人,都是怎样说话的。于是,就有了这篇。我这里举的例子,绝大多数,是自己身边亲友的例子,也有我自己的例子,还有个别名人的例子。
例1
我是个不修边幅的人,平时很少刮胡子。
终于有一天,一位女同事无法忍受我猥琐的外表了,她对我说:“你需要出一次差了。”
我问她为什么,她说:“因为你只有出差的时候才会刮胡子。”
在这个案例中,“你需要刮胡子了”,这个要求,并不是她直接告诉我,而是我自己“问出来的”。这样,我也没有理由不高兴啊。
试想,假如她直接粗暴地建议我“你该刮胡子了”,那么,我的反应必然是:我又不是你男人,我刮不刮胡子,你管得着吗?
或许,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只是自然而然的,并没有刻意讲究什么技巧。但这种“不刻意”,也许就是传说中的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吧?
例2
有次,一个好久没见的朋友请我吃饭,其间,她对我说:现在,着装风格变化了啊。我印象,我上次见你的时候,你穿得衣服、手里提的包,“看起来像个县级干部”。
其实,她的真实意思是:你以前,好土鳖。
其实,我现在依然土鳖。当然了,她以这种方式说我以前太土鳖,非但没有刺痛到我的玻璃心,反而,让我格外欣赏她说话的艺术。
再说了,那些有水平的人,他们有权利伤害别人,就算被他们伤害一下,又咋地了?
例3
大一时跟一个同学打乒乓球,打完之后,回来的路上,他感慨地说:“清涛啊,看来,以后打球,就要跟你打。”
我明知他是什么意思,但假装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要跟我打呀?”
他优雅地回答道:“因为你比较有潜力啊。”
然后,我也优雅地回答:“永远有潜力,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啊。”
其实,他的意思是:你打的实在太烂了,跟你打球,可以增加自信。我的意思是:有潜力的人,再怎么好,都算不上出色,从来就不会有人说第一名“有潜力”。
真是两个高手的对决啊。
例4
在网上看到一句话:牛人都是扎堆出现的,并且,他们很早就认识。
兴奋之余,我转给男神@古道兰,没想到,他老人家直接回复我:我咋记得,在幼儿园的时候,你还抢过我对象呢?
其实,我跟他并没有一起读书的经历,他是我同学的同学。按说,情敌之间应该是有隔阂的,但他把“抢对象”的时间限定在“幼儿园”,这可就太妙了。
例5
N年前,男神@古道兰问我“最近怎么样”的时候,我说:“失恋了,求安慰。”
他给我的答复是:好事啊。这是所有正在暗恋苏子的年轻女性的福音啊,我们该庆祝一下。
妈的,说的好像我是个“抢手货”似的。相比之下,所有的“旧的不去新的不来”,是不是都太low了?
例6
有次,在苏州的公交车上,我发现自己的T-Shirt前后穿反了,但我也没觉得这事有多丢人,反而是到处得瑟了一圈。
男神@古道兰的点评是:你真是个艺术家啊。这个事,必将传为一段佳话。
例7
很久以前,一个女生拒绝我之后,为了抚慰下我受伤的心灵,对我说:“我争取下辈子爱上你。”
我哭着说:“怎么好多人都这样对我说啊。”
她说:“这表明你下辈子桃花运旺啊。”
我一下子就从绝望中看到了希望,转悲为喜。
例8
我一般在吃饭时、酒场上都不懂规矩,尤其是,没有主动跟领导敬酒的习惯。
有次,领导等不见我给他敬酒,耐不住性子了,便主动来跟我喝一杯。
我灵机一闪,对领导说:你主动敬我酒,这是对的。如果是我主动敬你,看起来很谄媚,但你主动敬我,就是“礼贤下士”了。
例9
有一次晚饭的时候,我弟媳妇说,菜太咸了。
因为菜是我妈炒的,所以,我就特别担心她会不高兴。于是,我自己也赶快补了一句:嗯,确实是有点咸。
我为什要“盲目”地发出跟我弟媳妇一样的声音呢?因为,如果是儿媳妇说咸了,婆婆可能觉得“她太挑剔了”、“是不是找事”,会不高兴,不服气;但如果是儿子也说咸了,就显得“理性、客观、公正”,婆婆就会服气、接受。
还有一个奥妙是,在这种情况下,“确实有点咸”这一刀,只能由我来补,才会有好的效果,倘若是我弟弟来这样说,那在我妈看来,可能就成了“娶了媳妇忘了娘”了。
例10
我很小的时候,跟我妈去一个亲戚家,亲戚给我拿出零食,我尝了一口就说“不好吃”。
在回家的路上,我妈教导我:这种情况下,你应该说“我不喜欢吃这种”,而不是“不好吃”。
“不好吃”,这是对人家提供的东西、对人家的劳动成果的粗暴否定;而“我不喜欢”,表达的则只是我的个人偏好问题,跟你给我零食好不好没有关系。
这种思维,甚至影响到了我工作以后的一些做法。我以前带实习生的时候,他们交给我的有些作品,在退回去之前,我经常说:我退回,只是因为不符合这个栏目、这个杂志的具体要求,但你的作品本身,其实是非常好的,我个人也很喜欢。
例11
刚毕业那会儿,室友跟我都很穷,我们常常是给对方一两百、两三百元的接济。
有一次,我借给他200元,他先还了我150,可半个月过去了,剩下的50,他还没有要还给我的迹象。我想,他是不是忘记了?但这么点钱,我又不好意思直接要,太寒碜了。但不要吧,我自己也穷啊。
于是,我就鼓足勇气问了句:“你上次是不是已经还了我150了?”
他一听就笑了:“你是催我还你剩下的50啊,还说得这么委婉。”
例12
唐骏曾经说,他以前在陈天桥手下打工时,有一次公司开会,陈天桥的某个提议,他并不赞成,但又不便直接反驳,于是,他就把自己的主张发短信告诉陈天桥的弟弟陈大年。
接下来,就是,唐骏的主张经由陈大年之口表达了出来,然后,唐骏再表明立场:我同意大年的说法。
例13
一个新加入的读者给我留言:说实话,我就喜欢你这种人,三十几岁,正在成名阶段,不算是“特大人物”以致于接触不到,而是有血有肉有思想可供交流学习的对象。矫情地说,于我,你的意义比莫言或马云还要大,在于你真人本身的可接触性。
我并不觉得他这话是吹捧或抬举我,反而觉得是百分之百发自肺腑。因为,就我自己,也认为,“可接触到”的人,要比那些大人物更有学习价值。
例14
我一同学,有一段时间,经常说她很不自信,觉得自己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。
我就对她说:“我对自己的几乎所有方面都不自信,唯有,对自己的眼光和品味特别自信,绝对是全人类顶尖级的。我是欣赏你的,可你说自己不行,那等于,否定了我的品味。你这可是剥夺了我的最后一份尊严啊。”
“原来关系如此重大,那看来我以后要自信一点了。”
会说话的人,能够把不好听的话,说得让人容易接受;把好听的话,说得更动听。哪怕是一个原本很下流很无耻的想法,都能被他们说得很有趣、很可爱。
曾有朋友问我,“你这样一个看起来很粗狂的人,是如何做到在说话时如此心思细腻的?”
我说,表面上是因为我“对人性有着敏锐的洞察力”,实则因为是一个玻璃心、小肚鸡肠的人,别人说话稍微有一点不妥帖,我都会觉察到“不对劲”或有一点点不舒服,同时,因为有很强的同理心,我便很容易做到换位思考,对别人说话时不会轻易犯“广大人民群众容易犯的错”。所谓的“洞察人性”,并不是洞察别人,而是洞察自己。
其实,能做到说话让别人舒服的人,大都有这几个共同点:感性、矫情、敏感、玻璃心。而正是这些缺点,导致他们的心思特别细腻,情感体验能力很强,这也使得他们更有能力做到换位思考、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言行。再就是,他们在对别人说话前,都很理智冷静,并不急着表达,而是“想好了再说”。(他们的感性和理智并不矛盾。感性,指情感体验能力强;理智,是为了确保表达的准确。)
相比之下,某些人所引以为自豪的“心直口快”、“没心没肺”,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优点。我平时也心直口快,但我会分对象,我只在那些我可以对他心直口快的人面前才心直口快。
至于某些人的“刀子嘴、豆腐心”,就更加不值得拿出来为自己辩护了——你既然是豆腐心,又何必要用刀子嘴来表达?这不是傻X又是什么呢?记住,恶语,永远要比“刀子心”更容易伤人。
还有很多人,经常因为开玩笑不当而冒犯人,但当对方不高兴的时候,他们并不反思自己的问题,而是一味归咎于对方“开不起玩笑”(我们老家的方言中叫“不识耍”)。有些人,本来就是那种无趣的没有幽默感的人,你却硬去跟人家乱开玩笑,这难道不是你自己的错误吗?
要避免因开玩笑而得罪人,就需要把握好几个原则:
1.有的玩笑,只能对愿意纵容你的人开;
2.有的玩笑,只能对内心强大的人开;
3.有的玩笑,只能对高智商的人开;
4.有的玩笑,只能对高情商的人开。
我平时跟人开玩笑,经常特别“毒舌”,令旁观者嘘唏不已,但我却从未闯过祸,为什么呢?因为,我准确地把握了原则。我只会在那些“四位一体”(同时具备这四种特质)的人面前放肆和毒舌。在其他人面前,我是万万不敢的。
我能总结出以上这四条原则,得益于两个“四位一体”的人物原型。
一个是一位长我19岁的师兄,前一段时间,他跟我说,他以前在微博上被五毛们指责为“第一汉奸”。
然后,我就说:“现在,你移民了。汉奸身份算是坐实了。你跟FD经济学院现任院长XX是同班同学,你看看,人家都当院长了,你却在当汉奸,都是同学,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”
这位师兄,是我在做自媒体的过程中认识的,以他平时对我的关心和照顾,说成是“疼爱”都不为过。所以,我有把握,我无论怎么嚣张,他也不会“把我怎么着”。
还有我的一位同学,我经常说她是“神经病”、“物质女”,“我实在无法忍受你了”、“你算是让我见识了一下什么叫‘不要脸’”,其他人都会很诧异: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人家呢?但我就是说了,也没见捅出什么篓子来。因为同样的一句话,高智商的人,自然会做出“原汁原味”的理解。
这又延伸出了开玩笑的另一个原则:你可以调侃聪明人的智商不够用,可以调侃长得漂亮的人的姿色不佳,可以调侃精神素养好的女生是“物质女”;但你万万不能调侃笨蛋的智商、不能调侃那些对自己的容貌不自信的人的容貌、更不能调侃物质女“太物质了”。
简而言之,开玩笑的时候,“冤杀”一些自信的人,没有关系,但千万不要让玻璃心的人“中枪”。
这篇在简书上首发后,有人在评论中问:情商高的人,会不会很累?有另一个人回复他说:真正高情商的人,已经习惯这种说话的方式了,不会累。我的补充是:这就前面提到的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。

No tags for this post.

Leave a Reply